075 李商隐七律《梓州罢吟寄同弃》读记

2021-04-18 11:04      点击:162

李商隐七律《梓州罢吟寄同弃》读记

(幼溪西)

梓州罢吟寄同弃

不拣花朝与雪朝,五年从事霍嫖姚。

君缘接座交珠履,吾为分走近翠翘。

楚雨含情皆有托,漳滨卧病竟无憀。

长吟远下燕台往,惟有衣香染未销。

东川节度使、梓州刺史柳仲郢于大中九年冬罢职回朝到吏部任职。李商隐也随之回长安。这首诗即写于此时。

首联:不拣花朝与雪朝,五年从事霍嫖姚。

花朝:指百花怒放的春晨。亦泛指大益春光。《春别答令诗》(南北朝-萧绎):“花朝月夜动春心,谁忍相思不相见。”《琵琶走》(唐-白居易):“春江花朝秋月夜,往往取酒还独倾。”

雪朝:下雪天。《自广平乘醉走马…书怀》(唐-李白):“闲从博陵游,畅饮雪朝酲。”《春雪题兴善寺广宣上人竹院》(唐-杨巨源):“雪白青莲客,焚香对雪朝。”

霍嫖姚:即霍往病,西汉时抗击匈奴的著名将领,曾任嫖姚校尉,这边借指柳仲郢。

大意:岂论是在美益的春天,照样在飞雪的冬季,吾们都追随在柳将军旁边,已有五个岁首。

颔联:君缘接座交珠履,吾为分走近翠翘。

接坐:挨着坐。

珠履:缀有宝珠的鞋子,喻指贵客。《史记春申君列传》(汉-司马迁):“春申君客三千余人,其上客皆蹑(niè)珠履以见赵使,赵使大惭。”《春申君祠》(唐-张继):“那时珠履三千客,赵使怀惭不敢言。”《湘妃庙》(唐-刘长卿):“苔痕断珠履,草色带罗裙。”《同王维未必作》(唐-储光羲):“来宾无众少,出入皆珠履。”

分走:分走列。歌舞筵上的舞走。《咏舞》(隋唐-杨师道):“二八如回雪,三春类早花。分走向烛转,一栽逐风斜。”《踏歌词》(唐-崔液):“歌响舞分走,艳色动流光。”

翠翘:翠鸟尾上的长羽;女子发饰(可代指女子)。据说,最早以翠翘作发饰的是周文王。《妆台记》(唐-宇文士及):“周文王于髻上,加珠翠翘花,傅之铅粉。”在早期,为外子发饰,后来作女子发饰。《长安道》(唐-韦答物):“丽人绮阁情飘颻,头上鸳钗双翠翘。”《长恨歌》(唐-白居易):“花钿(diàn)委地无人收,翠翘金雀玉搔头。”《经旧游》(唐-温庭筠):“坏墙经雨苍苔遍,拾得那时旧翠翘。”

大意:你由于挨近幕主,2020uc你懂的www意识了贵客。吾由于安排走列,接触了府中艺妓。(上下句互文。有趣是吾们都在幕府中受到信任,参与了只有靠近的人才能参加的运动。)

颈联:楚雨含情皆有托,漳滨卧病竟无憀。

楚雨:典“巫山云雨”(略)。借男女之情喻友谊。

托:倚赖,凭借。

漳滨:漳水边。建安七子之一的刘桢,有才华但体弱众病。在写给曹丕的诗中他说本身是“余婴沉痼疾,窜身清漳滨”(《赠五官中郎将》)。后因以“漳滨”行为卧病之典。《句》(唐-李隆基):“昔见漳滨卧,言将人事违。”《哭李尚书》(唐-杜甫):“漳滨与蒿里,逝水竟同年。”《下第有怀亲友》(唐-许浑):“无限别情众病后,杜陵稀疏在漳滨。”

无憀(liáo):处于逆境;闲而抑郁。《和张弃人》(唐-吴融):“玉女盆边雪未销,正众春事莫无憀。”《城上》(唐-李商隐):“有客虚投笔,无憀独上城。”《杂弯歌辞-杨柳枝》(唐-李商隐):“暂凭樽酒送无憀,莫损愁眉与细腰。”

大意:各位同弃对吾都是有情有意,对吾照顾有加,可吾竟然卧病在床真是枯燥。(说“楚雨”对吾有情,同弃对吾益,而吾辜负了行家。给行家增麻烦了)。

尾联:长吟远下燕台往,惟有衣香染未销。

长吟:吟诵。《看月有怀》(唐-李白):“对此空长吟,思君意何深。”《解闷》(唐-杜甫):“陶冶性灵存底物,新诗改罢自长吟。”《称心》(唐-李商隐):“燕雁迢迢隔上林,高秋看断正长吟。”

燕台:指幕府。《自南山北归经分水岭》(唐-李商隐):“郑驿来虽及,燕台哭不闻。”《南海幕和段先辈送韦侍御赴阙》(唐-黄滔):“魏阙别当飞羽翼,燕台独且占风流。”

大意:现在要远隔吾们一首共事的幕府,吾写诗吟诵,唯有吾们之间朝夕相伴之情难以割弃。(同事五年,一旦别离或再难相见。依依惜别。)

这是一首情感诚恳的别诗。东川是李商隐“参加做事”后做事时间最长的地方。答该说在东川他得到了幕主柳中郢的礼遇,也得到了“同弃”的通知。现在要告别这些朝夕相处的“同弃”,自然是依依不弃。首联说跟着幕主吾们已经“从事”五个岁首。五年的风风雨雨,五年的哀哀欢欢。颔联说这五年幕主对吾们信任有加。曾经“交珠履”也曾经“近翠翘”。幕主待吾们不薄。颈联说到和同弃之间的友谊。你们对吾是有情有义专门通知(“皆有托”),而吾频繁卧病处于逆境增了麻烦。尾联说现在要“远下燕台”告别梓州,和行家也许难再相见,吾最难以割弃的是吾们之间五年结下的蜜意厚谊!读完此诗你会觉得固然只有短短几走字,告别时该说的有趣竟然左右逢源。

上一篇:恐龙灭绝那天发生了什么?墨西哥深海岩石样本展现了可怕湮灭过程
下一篇:悄悄稳定流淌的时光